世界千层浪app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游

御蛊控意,挚友之斗 (第1/3页) 现在谁还敢说她没有资格?不过短短时间便揭穿意图“谋反”大长老张志的面具,大义灭亲两位哥哥,一切安排虽然青涩,但不得不承认其还是有天赋的。...


     御蛊控意,挚友之斗 (第1/3页)
    
现在谁还敢说她没有资格?不过短短时间便揭穿意图“谋反”大长老张志的面具,大义灭亲两位哥哥,一切安排虽然青涩,但不得不承认其还是有天赋的。

顿时间大殿中纷纷开始恭候起国主。

“一套套一件件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若是可以云霄此刻恨不得上去杀了她。

“趁现在,我们走……”温如玉喊道。

随后二人转身离去。

“趁现在部分宫殿的守卫较少,去一些我们还没进去过的宫殿调查!例如……殿台上她二人的寝宫?”温如玉说道。

张兮雨闻言连忙点头答应,“师姐你在这里等我,少一个人好调查!”

“你们小心!”

随后二人悄然的溜了出去。

“竟如此,本国主请你们欣赏一场人妖之斗,一些不要命的死囚!”黎霜嘴角漏出一丝丝邪魅微笑。

“国主万福金安,若无其它事,我等便先行告退!”东方之地灵庭湖城的二长老率先说道。

“如此,便请慢走!”

不过一会儿便有几百人告辞一番,然后离去,一时间大殿只剩下了南国贵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尴尬气氛,明显还是有许多人是口服心不服。

黎霜也是打趣笑道:“看来……这人妖之斗不够吸引人啊?”

“如此甚好!”叶双琉连忙应和道。

黎霜只是蹭到旁边的黎怨耳边说道:“我想……可能还有些杂鱼,趁我们不在可能去了一下不该去的地方,你先回去。若是他们去了还好,没去便让他们好好的欣赏一番他们挚友的相互撕斗。”

黎怨点了点头,随后高声到:“既如此……剩下的便交由我们新一任的国主招待,我已年迈便先告辞!”

此刻,张兮雨与温如玉朝着南殿走去。

沿路路过一处偌大的后花园,花园中种满了各类品种的蔷薇,两颗数百年的婴花树成了最亮眼风景,纵使二人要要紧的事却也忍不住四处观赏了一番,“路过这后花园便是南阳寝宫!”温如玉说道。

“南国不愧是南国……样样的排场都是如此宏伟,算是长了见识!”张兮雨不经意的右边瞟了瞟,却瞧见了一个衣不遮体的女人,挂在一根白绫上。“如玉公子……那边有人!”

温如玉见状连忙往那边跑了过去,将那女子好生扶了下来,为其整理好衣裳,“这不是那个叫小玉的丫鬟吗?气息虽断,但体温还是热的,应该才死不久,我有办法……可以让她回光返照!”

“光像灵脉还能让人回光返照?”张兮雨也是觉得不可思议。

“看个人如何修炼吧!”随即温如玉便往其注入一道灵力,“毕竟我以前跟随云霄,一路破案不少,靠的就是这回光返照一技。”许久后,那个丫鬟气色果然红润了起来,如同正常人一般,“小玉我问你……在你死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双琉!”小玉神色阴沉的说出三个字,“他先后侮辱我数日,今日如同往常一般,但不同的是还有旁人观看,一时屈辱感涌入心头,白绫而死!”说完,气色便又煞白了下去。

“这叶双琉竟也是一畜生。”

“他是巫蛊城的人,方才我为小玉释法,她体内遗留了一股阴气,事不宜迟我们得刚快去南阳宫调查,若不对便去云姜过主的寝宫!”随后二人便开始一路小跑过去。

……

此时,黎霜等人依然来到斗兽场外围,“这里便是本国主每日取乐的地方,这里有三只宠物深得我心!”说完只是拍了拍手,旁边不远处的千夫长便将关押东亦辰等人的那个铁笼打开。

此刻他们三人依然伤痕累累,云烟柔蜷缩在东亦辰的怀中,缓缓睁开眼睛望了望外面照耀进来的光芒,“我去跟她商量商量,此次我一个人出去应战便好!”

“不准,要死一起死!”云烟柔说道。

一旁的易凌云也爬了起来,“不能总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我有这紫珠,体力如今都要强过你们,听话,凌云照顾好丫头!”东亦辰说着便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坐在宫轿上的黎霜见状似乎也是疑惑,“怎么只有一个人?另外两个死了吗?”

“没……没有啊!”千夫长疑惑的定神一看,道:“他二人如今体力微弱,应该是起不来了!”

“这样……可就没意思了,今日来了这么多贵客,怎能失了雅兴?”黎霜只是往自己空间戒指里拿出两颗丹药,冷冷一笑道:“这丹药可以瞬间让他们恢复体力。”

“为什么?如此品阶的丹药给他们服用恐怕不值啊!”叶双琉疑惑道。

“能够让大家开心,便就值了。”黎霜低声道。

千夫长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便来到了斗兽场的墙壁上。

“这次便让我一个人斗吧,放过他们!”东亦辰说道。

“我们新任国主大发慈悲给你们两颗丹药,可以瞬间助起恢复灵力,来了这么多贵客……可不能丢了他们的雅兴!”千夫长说着将丹药扔了下去,“如果真真正正想让你们死……你们活不到今日!”

东亦辰闻言只是看了看这丹药,品阶的确不错,虽然比自己师尊炼制的大元丹差一点点,确定无误后便服了下去。随后也并没有多做怀疑,因为自己副下丹药后的确感受到浑身消失的灵气在缓缓回来,随后走到他二人身边道:“这丹药还有一颗,你们谁吃?”

“你疯了?怎么吃下去了,不怕有毒吗?”云烟柔抢过丹药道。

“如果真的想让我们死……恐怕我们也活不到今日!”易凌云没有多想便从云烟柔手中抢过丹药吞了下去。云烟柔还没来得及仔仔细细观察,一时也是不知所措,心想她们可能只是单纯想看得尽兴吧。

随后二人开始调息起体内气息,不过数刻体内气息便已完全恢复。

因为地牢有阵法屏蔽导致这里灵气稀薄,更何况还有妖气,外加期间每天都有兽斗,想要调理失去的体力简直不要太难。

宫轿上的黎霜只是拿出一柄口琴,蹭着嘴边吹奏了起来,诡异的琴声开始荡漾在斗兽场内,二人纷纷觉得有点头晕眼花。

“斗蛊?”云烟柔刚准备阻止却被琴声困住,紧接着又出现缚灵锁将自己四肢锁住,顿时间被封印了所有灵力。

二人此刻只是觉得浑身剧痛无比,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慢慢从自己腹腔往头上爬去。

“将灵力封掉!”云烟柔大喊道。

此刻那里还来得及,浑身四肢都被这琴笛声控制的死死,不过一会儿意识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在南国这叫斗蛊,就是将天生互斥的蛊虫炼制丹药让其服下,不过一会儿纵使几人的感情在好,都会觉得彼此视为仇人。

“一定要控制住,一定要控制住啊!”云烟柔大喊道,此刻他二人丝毫听不见外界的一点点声音。

“怎么还不打?”兽场外依然传来些许喧闹声“国主大人,你这御蛊不行啊!”

黎霜也是气愤,便加大了琴声的力度。

“圣火·爆裂!”东亦辰率先催动灵技,即刻间浑身散发出黑色火焰,一拳朝易凌云挥了过去。

“紫藤·蛛网!”易凌云手一抖便出现了青藤玉杖,随即黑色藤蔓往东亦辰四周席卷而去,但不过刚刚接近,却被其火焰烧毁。

斗兽场上的黎霜见状只是冷冷笑道:“这是我们南国的斗蛊,将蛊置于人的身体,他们便会不受控制的自相残杀!”

“精彩精彩!”有些许人只是觉得残忍,但有的兴趣相同的人早已经拍着手,一个劲的呐喊,甚至有的依然开设赌局,赌谁会赢!

“夫人……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可否先行退下?”叶双琉内心早已痒痒,想念着小玉的身体,这枯燥乏味的打斗对于自己来说并没有然后感觉,毕竟他们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恨。

“滚吧!”黎霜只是怒眼一看。

叶双琉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告辞一番然后也是离去。

“风玄·狂息!”随即易凌云手微微一挥,便出现一个黑色图腾,四周席卷出狂风的同时,很凝结出了许多黑点,这些黑点慢慢的凝结成黑色的针,咻咻咻!如同下雨一般的落下。这些细针的速度极其之快,每一根都如同利刃,

东亦辰此刻陷入了被动,那些黑色细针与自己擦肩而过,稍微失误便挨上数下。易凌云紧握青藤玉…杖的手微微一抖,青藤杖变成了长鞭,长鞭一圈,便立刻刻画出灵印,灵印中爬出许多黑色藤蔓。

嗖嗖嗖!那些藤蔓瞬间便限制住了东亦辰的前进的方向。唰!一鞭而下重重的抽在其脸上,顿时间整个人飞出去数丈之远。

“好,打得好,王公子看来此次我得赚个盆满钵满,届时我请各位喝酒!”一个看热闹的皇亲国戚说道。

“那可未必,比试不过刚刚开始,不过……我们新任的国主大人可颇有雅兴,将蛊置于人的体内在让他们互相撕斗,妙!”王公子冷冷笑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