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最强电影院悍吏

有客来 (第1/3页) 三日后,剑阁中传出一则消息。 莫然为天剑宗客卿,以往恩怨若涉及老一辈的人物出手,剑宗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像是一个警钟,敲响四方,但同时也暗示了一diǎn。...


     有客来 (第1/3页)
    
三日后,剑阁中传出一则消息。

莫然为天剑宗客卿,以往恩怨若涉及老一辈的人物出手,剑宗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像是一个警钟,敲响四方,但同时也暗示了一diǎn。

当世,年轻一代可出手,若有人要寻仇,或者说要夺取造化,那么尽可来战。

数日后,有不少人物造访,皆为此刻在南天城的骄子。

妖族古书,紫桓机缘,神钟造化,这些足以让他们重视。

且他们听说,莫然就是当日那个苍,征战紫桓山,成就无敌威名,疑似将要成王!

这让所有年轻一代的人紧张,大世还未到啊,就这样有成王者出现,这种天资的确让人不得不生出忌惮。

九河州,为东灵域边界地带的一大圣地,该州圣子陨落在紫桓山中,如今,有年轻高手得知消息前来。

听说了吗,剑阁中那一位,连战三大骄子,而今正与九河州的天骄大战

你的消息太晚了,该州圣子都陨落了,那所谓年轻高手才几回合就败下阵,当真是丢九河州的脸

有人嗤笑,如今的剑阁,可谓人山人海,很多势力都派人前去打探。

其中有向莫然挑战的,也有登门拉扯关系的,最不济的也会去观一观战况,摸清那位的实力究竟达到如何,又会何时成王。

元域的博敖到了!

有人再次看到博敖,身着白衣,眸子凌冽,像是要去剑阁.

这足以惊动所有人,该域的五天王之一,实力恐怖,数日前的那一战,因为南皇朝有人出手,打断了那场本该继续下去的大战。

可如今,不少人猜测,博敖可能要与莫然重新一战。

此次御仙门有巨头前来,得悉了那一日的事情,怕是要清算

又是一尊圣人?

不是,圣人哪有这么多,昔年剑王宗残留的那尊大圣足以威慑群雄

并非是御仙门的高层,来人是一位女子,身份同样可怕,传闻是某个无上人物的后代,与博敖关系匪浅

有天骄说道,从剑阁那得来了消息。

那女子很神秘,九彩仙光笼身,宛若天仙谪世,跟博敖在剑阁外会面,随后一同进入其中。

剑阁中心,沧桑的古木剑擎天,散出宏威,四周演变出一场剑域。

便是他吗?一位女子说道,音如天籁,丝丝入耳。

她莲步轻来,雪蓝色的衣裙飘动,宛若一朵空谷幽兰花,遗世而独立。

红唇鲜艳,青眉如黛,袅袅身姿曳动间,倾国倾城,美的不可方物。

如何?

博敖diǎn头,直到如今他都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年能与他战到这种程度。

能克制你的御天功,值得一试女子平静的说道。

而后她伸出雪白的玉手,向前方diǎn去,刹那间,一缕仙芒迸出,辉耀九色。

莫然沉心在剑域中,这是一种剑意洗礼,不但能蜕变肉身,更能将自身意志磨坚。

某种瓦解之术吗,将灵纹拆解,故而化开一切法

女子柳眉一蹙,她的仙光失效了,还未碰触到里面的那一人就莫名化散。

这种情况是她第一次见,看来传闻中此人能将御天功破解,应该是得益于这种功法。

为客之道便是如此?

莫然睁开双眸,阴沉地盯着前方两人。

元域天王再次前来,这一回他没有必胜的把握,或许真要苦战。

王者,这个境界太玄妙,为无敌的一境,并非虚言,同境界中,王者无敌,这是自身极致的表现,不真正位列此境,根本难以知晓其中一切。

时至今日,莫然能够睥睨许多人,但面对王者依旧不敢轻言取胜。

且他发现,那博敖身边的女子很强,一缕九色仙芒,若非他以妖荒诀进行瓦解,真有可能被窥探到自身!

这种举动,即便不会伤到他,但比伤人更加严重,故而此刻,他面色阴沉地看向来人。

是十荒经,乱古末术

女子思忖,没有去理睬面前之人,而是自顾自的推断。

这一瞬间,她明悟,想起了一种仙经法。

十荒末乱,此经被拆分为十部,早已流失,残破不堪,留存至今又有多少人能够知晓?

剑域中,莫然听闻,心头一愣,刚才瞬间算是一次交手,但有人可于这刹那推测出他的功法,这未免有diǎn匪夷所思。

或者说,是这个女子太可怕了!

十仙经之一的末荒?博敖惊道,怪不得眼前少年能够克制他的御天功。

仙经,注定是最强法,且还是十荒一经。

他的御天功,为御动万法之术,可在十荒末乱面前,根本就是找虐。

此外,我还感知到了太一源力

女子缓缓说道,清丽的眸子中流动这一轮彩色的神阳,让人不敢直视。

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即便是自己都被怔到。

太一源力,十荒末乱,这两种仙经法怎可能共存一人之上?

根本就是一种悖理!

她摇头,没有真正的说出,而是心中默念,因为这想法太吓人,两大相悖的仙经共存,实在有diǎn破天荒。

这丫头,当真走到了那一步,仙灵体觉醒,可感万法源力,且拥有空灵无垢心剑阁,有暗中的大能惊叹。

无敌体质之一啊,这次大世当真会璀璨的不像话

那一地方还真舍得,让此女这么快出世

不少人谈论,他们得悉一些隐秘,知晓来客。

天选一族,得天独厚,该族的圣女与御仙门的圣子,很早之时就有人传出过,两大势力有联姻,为的是共争帝路。

可愿为我追随者?

女子开口,话音很平静,但其中的意思显然,她要收下这个少年。

同代施压,即便是天剑宗也不敢怎样,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有了绝对的把握。

绝世古药,惊天杀术,纵是仙经我都可以给你她补充道。

因为眼前这个少年不好对付,博敖压制自身境界,在化灵一境与莫然对决,结果虽未分,但也相差不远。

且她可以这样肯定,这个少年未必会败,极有可能是胜方!

完整的不灭经与神灵经也有吗?莫然发问。

没有,荒古至今,经历数次乱世,且不乏黑暗动乱,连万族都退避,蛰隐自身,所谓的古经文早已十不存二

女子说道,微微摇头,但我族有一篇锻骨术,疑似延续不灭经的一角残文

她得知苍修肉身,有神藏蕴体,走的是那一条古路,寻常的经文功法肯定看不上,毕竟他自身就可能拥有两大仙经。

但这一篇锻骨术,凡是肉身之修,恐怕没人能够拒绝此等诱惑。

不灭经,消失了几个纪元,早已无人能寻到,因此,只要与此经有关的东西,都为绝世遗宝。

不灭经上的锻骨术?莫然吃惊,他随口一问罢了,没想到面前人还真有。

至于完不完整,这倒是其次,那女子说的不错,过了几个纪元的岁月,还有什么可以完整的留下?

但只要沾上所谓的仙经,无论是何都将无比珍贵,为一族一宗的底蕴都不为过。

不假,蛮古山的蛮子曾来我族求观,但他的资格不够,不足以让我付出这般代价女子淡然,可每一次出言都让人惊掉下巴。

蛮古山,悠悠岁月而不朽,存留的几大传承之一,该山的蛮子,历来都是灵途帝路的争锋者,曾横扫过一个时代。

可在此女的面前,似乎依旧不够!

天选一族的圣女,身份崇高,她说的不错暗中,有人对莫然传音。

无疑,这是剑阁中的一位长老,在少宗一事上是站在他这边的。

同时,他将有关天选一族的信息都告知当事人。

这一族是帝裔,秉承古传承,底蕴惊人,号称天地承认的一族,该族圣女更是可怕,拥有感万法之源的仙灵体!

在她面前,真的没有什么人可以隐藏自身,仿若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一眼就被洞悉功法和本源。

天剑宗的这位长老认为,这一族的圣女出世,或许是要选拨,何人能得其青睐,在未来替他征战四方。

这是光荣的,因为此女注定无敌,或许连博敖都在她麾下,而非世人所说的联姻。

莫然思忖,他走出了剑域,此时此刻还在修炼的话有diǎn不太适合,毕竟来者是客,虽有无礼处,但他却不能去斤斤计较。

更主要的是,来人抛出的诱惑天大,他需要时间去考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