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隐电影人间中毒无删减在线播放龙

齐林 (第1/3页) 之前萧尘到北寒城的时候,就因为是乘坐了跨区域的传送阵,引起了一些关注。 他们花石家族也派了人在迎圣楼附近观察了几天,不过在并没有见到萧尘有什么异常的举...


     齐林 (第1/3页)
    
之前萧尘到北寒城的时候,就因为是乘坐了跨区域的传送阵,引起了一些关注。

他们花石家族也派了人在迎圣楼附近观察了几天,不过在并没有见到萧尘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之后,就没有再多加注意。

现在直接和萧尘发生冲突,让这位花石家族的仙尊警惕了起来。

因为当初萧尘到来的时候,乘坐的可是跨区域的传送阵从其他地方来的,而且在北寒城中的种种表现也明显是出手不凡,有背景之人。

所以花石家族的这名仙尊境认了萧尘之后,变得很警惕,也有些忌惮。

“我也无意和你们花石家族多结仇怨,故而方才只是杀了那几个对我动手的家伙,并没有杀你家的这个花石桥少爷,此事就此作罢对你我都好。”萧尘想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花石家族的这名仙尊,沉默了一下。

花石桥死死的盯着萧尘,眼中有着浓郁的杀意,但是没有开口。

“就此作罢?”花石家族的仙尊强者,此刻也有些犹豫。

虽然萧尘很可能来头不小,但毕竟在北寒城公然杀了花石家族的人,如果真的就此作罢,花石家族的威信难免会受到影响。

可他也确实不想因为死了几个仆从就大动干戈,万一真的引来萧尘背后家族的强者,肯定又是一番避免不了的交战。

想了想这名仙尊强者说道:“萧公子远来是客,又发生了这样的误会,不如先随我回家族当中,也好招待一番,解除误会如何?”

萧尘眼神一闪,这家伙的心思他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一点。

只是跟他回花石家族,那是万万不能的事情。

去了对方的老巢,即便有邢阔在,也不见得很安全。

“阁下的心意我领了,至于招待嘛,就没有必要了,若是无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萧尘淡淡说道。

“萧公子,这点面子都不给吗?”这名仙尊强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起来,他认为自己已经做了很大的让步了,却没有想到萧尘居然如此不给面子。

萧尘眼神一闪刚想开口,却听到一道声音,忽然响起:“面子?哈哈哈,花石白,那你的面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随着声音,一名年轻男子直接靠近了这里。

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同样也是仙尊境的人。

“齐林!”花石家族的这位仙尊境见到这年轻男子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然后能哼道:“这是我花石家族和萧公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多管闲事?”

“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齐家也是在北寒城的执法者呀,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齐家自然也是要过来秉公处理的,不是吗?”这年轻男子齐林笑眯眯的说道。

然后他冲着萧尘拱手说道:“见过萧公子。”

“齐公子客气了。”萧尘不知道这齐林出现的目的是什么,但对方上来如此客气,他也同样微微点头。

“哼,处理?你想怎么处理?”花石白冷哼一声。

“这里的事情,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花石桥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强行掳走方姑娘,而且还直接先对萧公子动手,萧公子才被迫反击,怎么?难道就因为死掉的那几个垃圾是你花石家族的人,就能不顾这城中的法规了吗?

别忘了,你花石家族也同样是这北寒城法规的守护者,这样的守护者都知法犯法枉法,那叫北寒城的规则还怎么运转下去?光天化日之下都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北寒城还怎么让人觉得城中安全,连城中都不能保护自己的安全,那入城之人所缴纳给我们的入城费,岂不是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齐林面带微笑,侃侃而谈。

在无始之域当中,也唯有城池之中才是相对安全一点的,所以入城费通常来说是很贵的。

而作为城池的执法者家族,不管背地里如何,最起码表面上必须得保证不出现任何破坏规则的事情,否则又怎么让人愿意住这样的城池?

所以齐林的这番话说的没有任何的毛病,而且完全占据了制高点。

这番话让花石家族的仙尊境脸色难看至极,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花石桥。

花石桥刚才的做法,的确是太愚蠢了。

他可以动用任何办法,就是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出手。

“花石白,萧公子也只是自卫,才不得已反击而已,何况也正如萧公子方才所言,他也只是杀了那几个动手的家伙而已,花石桥还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那些那几个动手的家伙无视城中的法规,死了也是活该,莫非你也想在这里继续动手吗?”齐林依旧是笑眯眯的说道。

“哼,我可没说要继续和萧公子动手,只是请萧公子去家族当中喝喝茶把这次的误会解开罢了。”花石白现在也自知理亏,只能无奈的说道。

“这不是已经解开了吗?动手的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处罚,喝茶好像也没有什么必要吧,何况萧公子不是说了吗?他心领了,就没有必要再去了吧。”齐林淡淡说道。

“哼,齐林,你这是要强行插手此事了?”花石白现在根本不想再和齐林辩解这些大道理,直接冷哼了一声。

“花石白,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我只是过来秉公执法的!今天的事情本身就是花石桥有错在先,现在萧公子都不追究他的过错,你若还揪着不放,那可就是有些过分了,那作为北寒城的执法者,我齐家自然也不可能坐视不管!”齐林面带微笑。

花石白冷冷的盯着齐林看了一会儿,才一声冷哼,甩了一下袖子,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此作罢。”

说完他带着花石桥就直接走了。

齐林转头看着萧尘,笑道:“不好意思啊萧公子,没想到在城中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确实非常的抱歉,还有方姑娘,也是真的很对不起呢,我齐家的护卫队没有在第一时间赶来,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幸好此次有萧公子在,要不然可真的是我齐家的大错了!”

方若摆了摆手表示并没有什么,萧尘则是看着这个齐林,这家伙的手段很高明,刚才的那一番话说的让任何人都挑不出道理来,这家伙的段位很高,不是一个简单之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