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50岁四川熟女A片自在行

韩同 (第1/3页) 上一代成年壮汉之间的切磋,在精彩的搏斗中渐渐结束。 这几场搏斗都深深的映在场外的诸人眼中,更深深的映入了刚成年的孩子心里。这场搏斗的含义本就是为了这一...


     韩同 (第1/3页)
    
上一代成年壮汉之间的切磋,在精彩的搏斗中渐渐结束。

这几场搏斗都深深的映在场外的诸人眼中,更深深的映入了刚成年的孩子心里。这场搏斗的含义本就是为了这一代孩子,让他们尽情的观察,学习,领悟,体会这种搏斗之中的精髓。

而接下来的切磋,是属于这一代刚成年的孩子们!

这是检验他们成年之前的学习,也是检验刚才所见,所感,所学是否已经有所掌握。虽然他们的搏斗不如原先成年壮汉的搏斗精彩,但是场外每一个人都十分期待,这是因为他们刚成年,他们还小,所以具备更多的可能性。

“二妞,看我的”第一个上场的便是李雷。

成年之后的他虽然还是在二妞面前老实巴交的,但是气质同往常不同,一步踏上,立在场上。

“来,谁来一战!”

李雷心中明白,二妞不喜欢懦弱无力的人,但是也怪自己在她面前始终提不起勇气。然而现在却是不同,这一次成年礼的切磋,正好在二妞面前站起来。

“韩同,你去吧”

场下,一个粗犷的男子拍了拍身边的孩子,轻声言道,示意让其上场“别看李雷在那二妞面前忸怩的样子,身手不一定比你差”

第一场的精不精彩,是影响后续切磋搏斗的关键。

第一战,不能相差悬殊,若是如此,战的不能痛快,也就失去了磨练之意。

“是,父亲”韩同点头应声,起身向场中走去。

虽然韩同并不如李雷那般高大,但是却并不瘦小,身体非常结实。

村中每户人家锻炼自家孩子的方式都不会相同,除了一起练拳之外,各家也有各家不同的锤炼之法。

韩同很少与同龄小孩玩耍,更多的时间是同父亲一起出外寻猎,这点倒是跟莫然相差不多。

村里虽说不会让未成年的孩子出村猎兽,但是,如果跟随猎队一起去一些危险较小的地方,还是可以的。

“这一场,大雷子不好打”场下有同龄之人出言。

“这韩同,我在外面狩猎时候,经常看到他跟着狩猎队一同猎兽,从小就很沉稳,各种技巧和力量都掌握的很好,即便是受到秦大叔教出来的秦力,恐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莫然盯着出场的韩同,每一步踏出,虽然极其寻常,但都很扎实,十分沉稳,这批成年孩子中很少能做到这样的。

“战”一声低吼。

李雷知晓韩同,这一战或许极其艰难,但却不得不战!

这是第一场,既然他抢先一步第一个出场,就不能退缩,他心里早有准备,即便败了,也要战个痛快!

两人没有过多话说,相互抱拳一握,便直接战起。

李雷疾速奔出,直冲韩同而来,双手化拳,一拳朝韩同面前击来,一拳向腹部击打,想要封住韩同躲闪。

只要击中五拳,就有胜算,李家的五劲拳,他虽然学的不精,但是对方同样只是刚成年而已,五道暗劲只要触发,也一样会受到巨痛,这便是他率先手出击的取胜之机。

韩同一看,神情自然并未慌张,反而同样倾身向前,眼看两人要撞到一起,场下不时呼声阵阵。

众人都认为韩同可能会躲避一番,再进行反击,毕竟一开场若是被五劲拳击到,可是非常不妙,但那结果却并非如同众人所想。

韩同直接向前,握拳而出,周身凝出巨力,这是想要以力破力!

轰!

场上一阵尘沙四起,随后一道身影直直飞出,场上的韩同却是无碍,站在中间负手而立,未损分毫。

“哥哥,大雷哥怎么被打飞出去,这两人看过去力气没差这么多啊”

小琪小嘴张大,很是不解,眼前的差距太过明显。

其实何止是她这般惊讶,场下众人除了那些成年壮汉思索片刻便知晓了几分,更多观看的人都还没明白过来。

“这韩同,当真可怕,毫厘之差,借力打力,这是力走偏锋”

莫然自问,刚才李雷抢先双拳而出,直击两处,并非难以避让。

但韩同却反其道而行,同样向前倾去,奔前直击。

这种打法,无论是李雷还是众人,都以为两者会以力碰力,虽然实力有一定的高低,但差距不会如此之大!

一人硬生生的被击飞数米,而韩同却站在场中,仿佛并没有受到丝毫损伤。

莫然看着身边这丫头还是有疑惑,随后继续解释道。

“韩同看似要以力碰力,这是为了让李雷产生这种错觉,正常人碰到对面仍以力碰力,便会愈发凝聚全身之力”

“当然,李雷也是这样认为,可谁知,韩同在他们双拳接触之前的刹那,化拳成掌,瞬间握住李雷双拳,之后顺势拉向前方,躯体侧身而绕,左脚向其下盘扫去”

“之后李雷拳劲与身体由于聚力过大,根本无法收住,何况下盘又不稳,直接被甩拉出去”

莫然心中也是一惊,那韩同的确很强,这种打法不单单是取巧这样简单,更主要的在于毫厘之差的掌握,两者接触只是刹那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做出如此判断,不免令人震惊。

“咳咳”李雷从场地上起身,刚一出场就吃了满地尘土,心里的滋味很不好受。

不过他并未气馁,刚才只是大意,这一次已然有所防备,不可能再被同一招甩飞。

“再来!”

李雷这次凝拳,直冲上前,韩同知晓同样的招式不可能用两次,因此这回欺身上前是真正的肉搏,拳拳相碰,骨声阵阵。

“小心了”

韩同第一次出声,汇集周身气力,双拳击打而来,迅速躲过了李雷一拳之后,另一拳直接击打在他胸口。

场下众人只见李雷竟然不动,好似发呆一般,被一拳击中后,又被迎面而来的另一拳轰飞!

不要说场下众人,即便是李雷,心中同样诧异,根本没有想明白。

他刚才被第二拳轰在地上,并非不想躲,而是全身瞬间发麻,突然难以动弹,太过诡异。

“犀击法!”

场下有壮汉喊出,李雷周身瞬间不动的刹那,便识出了韩同的拳法!

韩家太过低调,这种犀击法,平日切磋很少有人看到,没想到竟然用了出来。

犀击法,拳凝一犀,以一指为犀,握拳之时难以分清。直到击打在部位上时,一指关节凸前,凝力于点,让力深入,这种以点击面的方法,能瞬间让人发麻,即便只有一息发麻不动,在搏斗之间仍是危险,会被趁虚而入!

“李雷不行了,刚才对了数拳,犀击法,每打一处便麻一处,而且这种兽法除非接触刹那,不然完全无法判断何时用出”有人分析,摇头轻叹。

“你们未必太小看这五劲拳了”李家老头沉声一言,随后看向场中。

李雷又一次起身,感觉到全身四处仍有隐隐麻痹之感,心里苦笑。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一次次的跌倒站起,即便是场下看着的二妞,心中也是不忍。

两人搏击了数次,随后一声轰鸣!

这一次飞出去的身影不再是李雷,而是韩同!

“如何?”

李雷终于一拳击飞了对面的韩同,周围群众还未明白过来,场上的局势竟然瞬间反转!

韩同半蹲在地上,双手以及周身不断阵痛,神情凝重。

他刚才猝不及防被其打飞,是因自身有股突如其来的疼痛,但那时候,面前之人的双拳根本还未触及自身,正是因此他心中不明,不过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五劲拳,不需要五次击打在同一部位不成!”

韩同心惊,本以为已经防着李家的五劲拳,可惜还是没想到。

这劲拳根本不是如同他们所说,打于五处,方显暗劲,而是将暗劲藏于对方体内,随时都可以引发!

怪不得眼前的李雷一早不用,看来是为了多积累点暗劲在他身里,留待最后一次爆发!

“不够,若是你再积累多点暗劲,我可能便败了,如今我还可以一战”

他原先小瞧了李雷,心中想到父亲说的果然没错,同龄人之间的切磋并非不如猎兽。

以前他不跟村中小孩切磋,而是喜欢跟随猎兽队出去,有得也有失。如今看到李雷,人高马大,但却粗中有细,若非自己肉身更加结实,这些暗劲之痛可能早就受不了了。

韩同起身,虽然身体隐隐疼痛,但却并无大碍,他还有一战之力!

两人情况相差不多,转眼之间便相互搏起,只是韩同的经验比李雷强了太多,越打到后面,越是明显。

场下很多人都已看出,李雷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了,而韩同却仍然十分冷静,一拳一避,游刃有余。

最终李雷不敌韩同,败下阵来,不过他虽然败了,但这一战却出乎了众人的意料,这一场切磋打得十分精彩!

韩同伫立在场中,此番切磋让他学到了很多,以后他们便是相互的战友,一起要进山猎兽,保护家园,两人握拳一鞠,便下场去了。

不过在他下场的时候,却是看了眼边上的少年,嘴角一翘,眼中流露出战意。

“本来想同你切磋的,岂料如今受了不小的伤,该你上场了吧”

韩同明白,莫然跟他一样,经常在外猎兽。

而不同的是,他是随队,而莫然却是独自猎兽!

不止如此,有时候莫然还要保护小琪,韩同没有见过他同其他小孩的切磋,但直觉告诉他,莫然很强,至少比自己强。

莫然如今初学灵法,开了数十条灵脉,以前的身体虽然有点瘦,但如今却结实了很多。

幽湖淬骨淬身,又有灵气蕴养自己,早先便同伏地熊肉搏都能稍占上风。如今运灵之后,恐怕一拳便可以击飞伏地熊了,因此少了几分上场的兴趣,毕竟他觉得修灵之后,若再与村中同辈人切磋的话,恐怕是胜之不武。

“莫然,莫要小瞧青山村的兽法之技,如今你只是初入灵路,很多东西看不清楚,青山村民为何能出入尽是野兽,更有蛮兽,古兽之地猎杀,自有它的道理”

莫然爷爷看了眼那远处的少年,心中便是明了,因此直接传音过去。

这小子虽说猎兽颇有能耐,如今也修了灵法,若是这样与青山村民切磋搏斗确实有所不公。

可这种心态,毕竟还是小看了他们,青山村亘古在此繁衍生息,连外界众多蛮兽和古兽都奈何不得,真的只是山灵的庇佑吗?恐怕没人会信。

青山村的兽法,取自诸兽,融于搏斗之中,甚是神奇。即便是莫然的爷爷,如今看来,越看仔细,越是心惊。

“也罢,让你于同辈之人切磋,对他们是有不公。我同村长商量过,可以让你向上一代人请教,除了那凝灵法不可用外,允许你运灵一战,看看你同他们真正的差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