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操原始末日

生死殒命,孤注一掷 (第1/3页) “去死!”忽然,叶司音大斥一句。 “啊!”东亦辰的腹部被其重重的踢上一脚,整个人不自觉的往身后巨石撞去,连打好几个翻滚才得以停下来。粗略的...


     生死殒命,孤注一掷 (第1/3页)
    
“去死!”忽然,叶司音大斥一句。

“啊!”东亦辰的腹部被其重重的踢上一脚,整个人不自觉的往身后巨石撞去,连打好几个翻滚才得以停下来。粗略的擦擦嘴角上的鲜血又爬了起来,此刻的他已经是不要命了,掐出一道法决,手中的圣灵剑化作了巨大的火蟒,直奔叶司音而去。

“百无聊赖的生活时候该替你超脱了!”叶司音冷冷一笑,蛇戟对准天空,顿时间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强大的力量直冲天际,忽然一戟落下直砍那扑面而来的火蟒,顿时,火蟒在度化为了剑身模样,剑魂也受了重伤,意味着圣灵剑现在的磨损程度极其高,若是等到了一定的损伤程度,这剑便会成为废剑。

东亦辰神情愕然连忙躲避那尚未停止的气息挥砍,但却因这半边悬崖被直接劈开,人不自觉的往山崖下坠去。叶司音踏步追来,势必要杀了他。

青年神情中挂着一丝丝绝望。躲在远处的白煜正准备掐诀前往帮忙,却发生了令人惊叹的事。

“我来帮你!”一个寮亮傲然的声音忽然喊道。

就在东亦辰绝望之时,眼见那蛇戟即将刺入自己身体,眼前突然铺满了白色蚕丝,那蚕丝抵挡住这击后竟然发出了铁器撞击的声音。

顺便有一根细长的蚕丝将自己拉扯了过去,东亦辰随后反应了过来,皱眉道:“小豆糕?”

“怎么啦?我可是堂堂灵兽,是要讲信用的,说出来后跟着你,就跟着你,不需要什么契约束缚!”小豆糕漏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转动着那铜铃般的眼睛,四尺左右身高显得颇为可爱。

远处失手的叶司音则怒火冲天,手挥蛇戟指着小豆糕说道:“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我?”

“切,我从未自愿跟着你过,何来背叛一说?倒是你无缘无故埋我压着神墓里替你守孝,这也就罢了!破坟墓里除了养几只凶狠一点的大藏獒以外简直穷酸无比!”小豆糕双手插腰愤愤不平的诉说着委屈。

“还有你!”天蚕忽然转身指着东亦辰道。

“我怎么了?”青年不解。

“如此好的宝物竟然说扔就扔,你家里是地主吗?实在不想要,拿去卖了也行!”小豆糕说完便将一枚白色的龙形戒指以及紫珠扔给了青年。

东亦辰接过,神情之中只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原来小豆糕并没有真真正正的离开,而是为了去将这两样东西巡回,算来小豆糕估计都没时间疗伤吧。

那枚龙形的白色戒指忽然化作一缕烟雾钻入了自己眉心,紫珠也迅速的回到自己灵海当中。

“呸,竟然敢把老子扔进那种鬼地方,就算你有其它的想法,准备独自一人前来受死,也不应该扔在那里面,谁他大爷的没事钻入蓝银流沙中?就算埋个上万年,也不会被人发掘,这样一来老子也没办法投胎啊!”君浩怒道。

“我……”东亦辰一时间哑口无言。

随着君浩的灵魂融入身体。青年的力量在源源不断暴涨,但面对叶司音也不过只是螳臂当车罢了,顿时间浑身即刻闪烁出强大的闪电。

叶司音手持蛇戟踏步杀了过来,但看样子,他的攻击目标应该是奔着小豆糕去的。天蚕本就受了很严重的伤,外加来回奔波,早就让这疲惫不堪的身躯雪上加霜。天蚕紧握双拳,突然挥出,即刻手心之中钻出了许多白色蚕丝,如同连珠一般的缠绕过去。叶司音不慌不忙,手拿蛇戟,左右挑动,将那些蚕丝一一抵挡。

远处的白煜也是为其捏了一把汗,没想到那易凌云果真对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但紧接着便开始怀疑刚刚那枚白色的龙形戒指为何可以突然提升那么高的实力?紫珠当真有如此威能?他们身体散发的气息是何种?似灵气却又不似。揣摩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继续看戏。

眼见蛇戟就要刺向天蚕。忽然一柄带着强大火焰的三尺长剑挥出,“铛”的一声,蛇戟径直的攻击被圣灵剑挑弄,便脱离了轨迹,长戟刺空。

天蚕趁机钻入东亦辰的灵海当中。

“呵呵!”叶司音先是冷笑,紧接着面露鄙色道:“没想到堂堂的一代神王竟然沦落到狐假虎威的地步,传出去恐遭人非议啊!不过不要紧,我会挑断你的手脚筋,慢慢的折磨你致死!”

“要怪只能怪你太过愚蠢!”东亦辰说道,便双脚踹了过去,踢在叶司音的脸上,紧接着便与他拉开距离。还没等缓过气,青年的身影化作一道闪电,转瞬间又来到了叶司音身边,数剑挥出,强大的火焰带着令人窒息的灼热感。叶司音实力在怎么说也要高出东亦辰许多,转身微动,蛇戟连忙挥出,将那些剑气悉数斩掉,“君浩,你也不过如此!”呵斥一声,蛇戟的威力越发的迅猛,纵使有君浩的帮助,也不过持平了约莫三十个来回,明显东亦辰就出现了体力不支,无法维持神魂真身的状态。

“去死吧!”叶司音大斥一声,手中的蛇戟迅速转动,如同陀螺般。东亦辰挥舞长剑抵抗,“铛!”两把武器迅猛的撞在一起,即刻掀起了道强劲的灵力波动,往四周荡漾。

强大的力量,顺着圣灵剑游走了上来,轰!一股反震之力震动着自己的手掌心,便不自觉的松开剑柄,随后剑落入下空。

没了武器,此刻就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赤手空拳的与其交战三个来会,终于东亦辰感觉到灵力耗尽,神情恍惚,高手交战,稍有不慎,等待的结果便是死亡。

呲!忽然蛇戟穿过了身躯。

青年那恍惚的神情顿时清醒了过来,“小豆糕!”

只见天蚕双手握住蛇戟的铁棍,其刃已经穿过了身躯,它的血是白色的,顺着伤口流了出去,如同天空散落荧光粉末。

“呵呵,人家只不过是给了你一点点汤喝,竟就不惜牺牲生命,值吗?”叶司音问道。

“这短暂的自由令我终身难忘,又何不值?”小豆糕话音一落,便散发出强大力量,力量笼罩着四周,掀起一股热浪,致使眼前白茫茫一片。

青年手中捧着一条拇指般大小,奄奄一息的白色天蚕,双眸红润。

“谢谢你给我名字,谢谢你给我自由,虽然很短暂,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了!”小豆糕说完,便化作一缕白雾钻入青年的第三只眼。

灵兽之灵乃为灵之精所化,其中灵气自然是精纯中的极品。若它愿,便可以将自己的性命献祭给任何人,为其提供浑厚的灵气,甚至高等的灵兽献祭自己后,被献祭人可能会继承灵兽的某种特殊之能。而天蚕最具独特的便是那双大眼,拥有极其强大的精神力,只不过尚未彻底开发,紧接着便是那比金刚石还要坚固的蚕丝。

东亦辰只是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好强大的力量在四处游动,体内原本已经快要干枯的灵气顿时又全部回来,第三只眼——千寻之瞳的力量比以往更胜,闭目间,便可以轻松查探千里范围,四周的空气,呼吸,心跳都感知得一清二楚,不在像以前那般浑浊。

就在此时,君浩的声音忽然响起,快准备尝试突破精神力的二阶“凝滴!”

精神力一阶称为凝雾:感应精神力加以控制然后,进行压缩,当然,死亡几率很大,所以最好一点点分开压缩,这个阶段的精神力就像是雾气一样,细小,不过需要做到要许多时间以及耐心。

第二阶称为凝滴:灵气与精神力进行融合,但却依旧分开,大小就像是小水滴一样,如同是将这两道气息困在八卦之中,相生相克,又互不相融。

精神力修炼起来极其繁琐,困难,比修炼灵力难得多,其速度也要慢。

而东亦辰却依靠着天蚕强大的精纯灵气竟然就准备突破精神力的第二阶,天蚕所带来的增幅简直是如虎添翼,天生的精神力强大,以及对精神力的控制牺牲融入心间,刻在骨子里。

而此刻被蛇戟刺穿身体的天蚕依然化作尘灰消失不见,叶司音没有多言,继续踏步刺向东亦辰,因为自己感觉得到,不过短短一刻,这小子的力量在源源不断暴涨。

只见青年眼睛睁开,第三只眼散发出了一道非常威严的白色强光,光芒闪耀而出,将二人团团包裹。

躲在远处的白煜也看不见只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瞧见一团白色烟雾,就算是自己用灵识也无法穿透,得知里面的状况。

这是天蚕的独特术法之一,那便是进入人的体内,在精神世界与他人对战。

精神世界中,叶司音一脸茫然的四处张望,只是感觉到有无数的身影在自己身边来回走动。

“易凌云是个男人就给我醒过来,你忘了你的血海深仇了吗?你忘记你的使命了吗?你的族人还在等你回家,给他们一个居所!”东亦辰喊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