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的完整版大地君主

问罪! (第1/3页) 古有大凶,厌鸦为一,这是一种异灵,于无生之中化出有形,传闻它那漆黑的羽片凋落的地方,会有祸临。 云岚飘雪,散满了半空,黑刀之上嫣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滑落...


     问罪! (第1/3页)
    
古有大凶,厌鸦为一,这是一种异灵,于无生之中化出有形,传闻它那漆黑的羽片凋落的地方,会有祸临。

云岚飘雪,散满了半空,黑刀之上嫣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滑落,寂静的可怕。

六道金柱幻动,随后崩散成了金芒,消失一空,几丝腥风吹来,拂起了少年脸角的黑发,微微飞扬。

只是在他泛冷的双眸一侧,有一丝丝的黑血流出…

一声怒吼,响彻了天际,此吼并非来自台上之人,而是远处,携了滔天凶威而来!

少年脸色微变,凝重的双眸望了过去,显露了骇然。

这是一掌,金色的巨掌压天而来,连他的心神都被迫了一般,无法动弹。

“善女,月嫣!”

白琴拂动,铮铮的琴音凛了众人,一曲雪冬音,天际落白雪,冷意透彻了肌骨,更是冻了人心。

六道金柱消逝的时候,雪薇边上的九天华幕也随之散去,就连原先阻挡了那远来之人的禁制同样不见。

这是因为她们的目的达成了,因而不再需要台上的少年。

如今,需要的是平息南宫一族的怒火,这是当前最正确的选择,或许很多人没有反应过来。

但有一人,已经怒了!

“雪薇,世间之路你还没看透吗?!”

善女拂手,天际一幕笼罩了此阁,她不会放任面前的少女出去,银色天幕连同琴音一齐被锁在了此间。

“当年之事,我不愿与你一争,如今,你若阻我,不死不休!”

一丝鲜血从那少女的娇唇之中流出,白琴浮去,有莫名的音涟,生生的溃散了诸天银幕。

这是一丝圣力,她再次动用,可这一用,同样加重了她原本就未痊愈的伤。

“这是你的执念,也是你最大的弱点,因而,你不如我!”

女子冷声,幽冷的眸中泛出了丝丝银光,璀璨如同星河,一眸洞了天际,银色之幕再一次凝出,比先前的更加凝实。

白琴是半圣之兵,她自知面前的少女不顾损伤强行催动,这威力惊世。

但她同样料到了这一步,因此,她需要的并非是去敌,只需阻挡几息,等那南宫琰的护航之人来临,抹去了台上的少年,一切都将结束。

原本的这一切,对付是杨逸,因他牵扯了妖族,只不过如今不同。

南宫琰的威胁,或者说当今中域皇朝来到南域的事情,其中意义很不简单,因此她们换了一种方式。

这一切,只因台上的少年天资出众的同时,更有一些手段达成了一切的条件。

她曾生过犹豫,不过给她否决了,若那少年当初来的是醉望,而非天水,或许她不会做到如此程度,可惜没有如果。

青翼一振,却在半空莫名的崩散,若非莫然修出了灵力,差点直接从空中跌落。

他知晓来人是谁,因为此人与那南宫琰的气息相仿,这是皇学之势,想来这是所谓的天骄护航人。

只是他没想到,这样人竟然不顾此宴的规矩和自己的身份,直接出手,这是要抹杀他!

一把玉色的灵剑从天穹之中缓缓落下,将那擎天而来的金掌阻了一息!

司雪衣出手,他是为了还一个人情。

绫洛早已告知了一切,莫然与程宇有一些交情,而且即便没有,光是刚才,他肯为程宇出手,这一情,他铭记心中。

“天剑宗…老夫既然来了,那么此人必死!”

玉剑虚影,一息之后被生生溃散,席上的一个披着血袍的男子微微苦笑,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那是一个祭三之上的大修,两人的境界差了太多,他知晓无法阻挡,但能拖延一下便好,可没想到这阻挡竟然只是一息。

金掌滞缓了一息,莫然的双翼再次凝出,想要极速遁走。

他明白,这一息很是宝贵,因此动用了全力,去生生硬抗那滔天的威压。

可惜,即便他没有被那金色的巨掌盖在台上,但那掌风依旧震得他口吐鲜血,连同身上的数条灵脉和筋骨都碎断了不少。

这是祭三境之上的修者,根本不是如今的天骄可以抗衡,何况他本就重伤!

“南宫琰败了,他若一早就知晓那是厌鸦的禁术,不会这般大意”下方众人随着云岚宴突生的变故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善女与雪薇两人的对峙,虽然令他们不解,不过想来也是释然,反正两女本就有恩怨。

可现在让他们在意的是台上的情形,连南宫琰的护航人都已出现,这说明刚才的一击已经威胁到了南宫琰,或者…已陨!

这种情况,他们不敢想象,那是南宫皇朝的皇子,你可以败他,但却不允许杀了他,这是底线,谁若触之,必受龙怒!

“是那少年隐藏的太好,厌鸦眸术藏了这么久,谁能料到?”有人轻叹。

直到现在,很多人终于明白当初元黎为何会败,连那雨仙子与他大战的时候都有几次停滞,原来是因为此眸。

厌鸦的破灭流光,只要黑芒一现,必会让人心神受摄,只是他们没想到,此眸竟然还能这样用。

那少年平常为了遮掩此术,只用其摄,而不将黑芒全数散发,因此造成了一种错觉,也正是这错觉,让台上的南宫琰大意了。

一道金色的身影踏来,这是一个老者,眉间戾气滔天,携怒而来。

在他来临的时候,一只沧桑的大手拂动,金光笼罩了此间,封住了所有。

他看了眼那地上的一人,周身淌着鲜血,胸口一处漆黑的洞以及那触目的刀痕,让他心惊。

他没有想到南宫琰会败到如此程度,若他在迟片刻,此命将难回天。

只不过随后,他的双眸腾着怒火与杀意,看向了边上的一人!

“伤我朝皇子,你可知罪?!”一道宏音,震响天穹,让莫然心中一凛。

这一音,连他体内的血气都开始了翻滚,胸中似乎有一口血将要震出,只是被他生生压住!

“人欲杀我,我必杀之,你一大修这般欺我,当真好笑”少年沉言。

“笑话,染指妖族禁术,看来你与妖族有所勾结,还不知罪?!”一音啸海,连下方的众人能都清晰的感受到,可想而知,那台上的势将有多可怕。

若是这些,倒还没让他们多少吃惊,只不过很多人感觉到了那老者的气息后,心中骇然!

这已非祭三,而是到了第六,祭六之境,一步可尊,如今的南域,尊境大能不出,圣人不现,这便是无敌!

这是因为南域有厄,阻了所有的尊圣之人!

即便是当初的坊市,那些尊境大能都只是分身而来,纵是本尊,也不敢轻易显化,可现在的一人,可说是尊境之下,无敌的存在,让人难免巨震。

要知晓,他们此次来到南域,虽然都有护航之人暗中保护,但不会直接出动祭六之人才对。

五与六,这一类已快碰触了尊境大门,因此很多都在闭关。

如今最多是祭三与祭四境的修者来护航,反正尊境无法出现,而且各自背后的势力都不小,只是这些人的话,早已足够。

然而南宫一族不愧是当世的皇朝,光是此行的一个护航人,便出动了一个祭六境!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莫然冷哼,他有自己的坚持,岂能这般屈服?

面前之人的这些说辞在他看来,当真好笑,妖族禁术很多人都在修习。

还有勾结一事,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他来南天城的时候听闻过一些,妖族和人族早已达成了一定的协议,目前并没有多少纷争,处于一个和平期,何来勾结之说?

“你这是认了?交出厌鸦禁术和那古书,若是如此,留你全尸!”老者沉言,他原先想直接抹杀,可现在改变了主意。

云岚台被他的金光所笼,面前之人早已无路可退,此次若能得到那少年手中的禁术和那传说中的古书,即便南宫琰这般重伤,但只要命在,一切都会如初。

让他习得此禁后,或许还能一争皇储之位,去敌一敌当今那位帝子。

“原来如此,老家伙,你的脸皮还真厚”少年撇嘴,一声大笑。

他不清楚下面发生了什么,因为金光之外还有一层银幕,将云岚台与下方的内阁隔开了,不过现在看了四方,的确没有任何退路,让他心中不免苦笑。

即便是下方的众人,在那老者来临,金光落下的时候就已看不清台上的情形了。

但他们知晓,那少年必然难有活路,祭六之人亲临,尊境不出,谁能阻挡?

“月嫣,当年你欠我一次,如今是否该还了?”

雪薇与善女两人对峙场中,同样,那暮浩等人也有人阻挡,无人能够分身去救,而且即便能,但他们也阻不了那一个老者。

“为了一个少年,你这样真的值得吗?当年的你错了一次,如今的你,还是不明…”

座上一位女子缓缓起身,如同幽兰,淡出了尘,她本不在局中,可因此地是云岚阁,她无法置身于外。

“可惜,今日并非我不愿,而是云岚阁的禁制之力无法生效了”女子摇头,微微一叹。

她已动用了一次,阻挡了那金色巨掌的第一次,而刚才的那一掌,其实已是第二掌,她若在阻,这含义早已不同。

第一次,是因为规矩,不让高境之修插手,而第二次,却是因为不能阻挡,因那护航之人显现,代表的是一个皇朝,说明南宫琰有陨命之忧,若去阻,则将触怒龙鳞。

现在,金光盖天,隔断了此阁的禁制,想来那老者已经知晓,以她目前灵境修为,即便配合禁制,也难去一阻。

所有的一切早已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这也注定了结局。

<em><em><a href="http://bbs.17k.com/thread-3312430-1-1.html?key=h5lb" target="_blank">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a></em></e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