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樱岛麻衣本子以为然

夜火,用强? (第1/3页) 他穿着一袭黑红相间的长袍,端坐在王座之上,在这样的氛围和环境下,衬托的就像是一个来自幽冥的死亡之神!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在萧尘打量间,夜...


     夜火,用强? (第1/3页)
    
他穿着一袭黑红相间的长袍,端坐在王座之上,在这样的氛围和环境下,衬托的就像是一个来自幽冥的死亡之神!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在萧尘打量间,夜火开口。

有点出乎萧尘的想象,这口气居然很平淡。

没有之前预想当中的狂傲或者是不屑以及杀机等等!

萧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沉默片刻,眼神闪烁的回答“高高在上的存在,也会在意我这样一个蝼蚁的姓名吗?”

“呵,有趣。”夜火一声轻呵,那一身长袍微微抖动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压力瞬间扑面而来。

同时还伴随着一声冷哼

“本座问你什么,你回答就是了,废话太多,没什么好处。”

萧尘在一阵强烈的窒息之后,夜火那一身长袍再度微微一抖,压力瞬间消失。

“萧尘!”萧尘没有废话了。

“很好!”夜火似乎微微点头,旋即道“那么,萧尘,你可怕?”

萧尘一愣,这是不是废话吗?

谁不怕死?

他有些狐疑的看着高高在上的夜火,不明白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让他自己不要多说废话,但本身问的确却是和废话一样的问题!

只是,这种念头也只是在自己的脑中想一想,他可不敢说出来。

于是,萧尘直接回答道“若说不怕死,那肯定是假的!但若说怕,其实也不是特别怕,在被吸入进来的时候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有趣。”夜火又是一声轻呵,然后萧尘感觉到了一阵颇具压力的注视。

“那,你可还想活命?”

夜火再度开口,说出的话,让萧尘万分疑惑。

这家伙啥意思?

要给他活命的机会?

“若能不死,那自然是想的。”萧尘,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也只是不动声色的回答着。

“很好,那么,本座给你一次机会,一次,活命的机会!”夜火微微颔首,而后淡淡道。

“那不知我要付出什么代价?”萧尘问道。

对方肯定不可能无缘无故要给他活命的机会!

“有自知之明,不错。活命的代价,很简单,效忠本座即可!”夜火淡然开口。

萧尘面色不变“你说的效忠,若是为奴为仆,那我宁愿死掉!”

如果要被对方奴役才能活命,那他宁可不继续活了!

“呵,有趣。现在的蝼蚁都是如你这般大胆且视死如归么?”夜火似乎摇晃了一下脑袋,言语当中似乎也并没有因为被拒绝而有任何生气或者动怒的情绪,依旧很是平淡。

这和萧尘所想的大不一样,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被一个蝼蚁拒绝,居然没有生气和动怒,好像有些不太符合婆罗山空间对于夜火的描述。

“你,当真是如此之想么?若被奴役,宁死?”夜火再度开口,语气依旧平静。

“是,虽然我在你这样的存在的眼中只是一个蝼蚁,但若没了自由,也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活着又有何意义?”萧尘直接点头。

“那么,你对忍辱负重这一词又作何看法呢?有些时候,必要的退让也是为了给将来一个更好的机会。”夜火依旧没有任何动怒的迹象,反而又问了一个在萧尘看来完全弄不懂意图的问题。

“忍辱负重?”萧尘知道夜火是想说什么,有很多人忍受一时的屈辱,负重前行,找更好的机会翻身!

对于这样的人,萧尘没别的好说的,他会佩服!

但是也要看是什么样的屈辱!

而且,也要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如同这样的奴役,萧尘不可能接受。

“忍辱负重的确有机会翻身,但,在你这样存在的手中被奴役,我想象不出怎样才能翻身!若成了奴隶,就算要强行解除,最起码也得拥有和你一样的实力才行,而这就是一条死路!”萧尘很是直接的回答,这也是他心中的想法。

若是被夜火奴役,想要强行解除,最起码对方的实力就不能比夜火低,但是那样的存在,普天之下又有几个,而对方又凭什么会冒着得罪夜火的风险来帮他的忙?

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寻求这样存在的帮助!

所以,如果只能被奴役,那肯定是死了更痛快!

“呵,果然是有些不一样的思想,可是,你想过吗?在本座的手中,本座要想强行奴役你,也只不过是眨眨眼的事情,你能反抗得了吗?在本座的手中,你连自杀都做不到!”夜火轻笑了一声。

“这……”萧尘萧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呵,所以,萧尘,你没有其他的选择!”夜火再度轻笑。

萧尘面色不变,实则再尝试把自己的灵魂之力悄悄的附着在令牌之上。

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出于什么原因,并不是如同先前预估的那样,会先搜魂然后杀了他,而是想要奴役他,但这两种结果都没有什么不同。

所以萧尘已经按照之前婆罗山空间给他说的办法,悄悄的行动了,因为他也确实没有感受到夜火对他这里有什么特殊的戒备。

只是,下一瞬,他的脸色就是一变!

只见夜火的长袍上微微一抖,婆罗山的那个身份令牌居然强行被脱离了他的掌控,漂浮在了他的身前!

槽!

萧尘想骂人了!

玛德,婆罗山空间真的害死人啊!

进入这里之前,婆罗山空间还说这个身份令牌夜火是绝对无法发现的,现在倒好,就这么被人家拿出来了!

“你是想要靠它?呵呵,不得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什么新的手段出现,还是这样,有些让本座失望!”夜火似乎在轻笑,而且还是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要动怒的意思!

只是淡漠的说道“想自杀,你做不到!想逃,更不可能!所以,主动点,臣服于本座!本座可赐你无上的力量!机会只有一次,若你拒绝,那么本座可就用强了!而这,是本座并不想看到的事情!”

“……”萧尘的嘴角瞬间一抽。

用强?

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