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网结

一笛一剑,破碎幻境 (第1/3页) 手中握的血竹笛握的笔直,整个的速度极其之快,而双方的距离不可四寸左右,所以不过半个呼吸间人便来到了黑色天蚕身边,他的速度很快,黑色天蚕根...


     一笛一剑,破碎幻境 (第1/3页)
    
手中握的血竹笛握的笔直,整个的速度极其之快,而双方的距离不可四寸左右,所以不过半个呼吸间人便来到了黑色天蚕身边,他的速度很快,黑色天蚕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发觉自己身体被击穿了,而腹部上的那个窟窿还沾着些许火苗,靠着阵法所在,这点伤不算什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同时远处的黑色镜子朝着黑色天蚕变迸发出一股浓浓的气息,要为其疗伤。

殊不知东亦辰刚刚那道灵的后劲威力有多么强大,只见他挥了挥手中的笛子,轻喃道:“焚!”

顿时间,黑色天蚕以腹部那个窟窿开始,导致全身爆炸,杨起了层层热浪,巨大的爆炸余力往四周扩散,方圆三十多丈全部都被火焰吞噬。

而下方那个被火焰莲花所包裹的白色天蚕此刻也已经挣脱控制,穿破火焰层,凌空跃起,手持长弓,身子微微往后倾斜,箭瞬间凝聚。东亦辰只是漏出一抹邪笑,自己刚刚离开了圣灵剑,彼此心意相通,早就能够做到一心二用,此刻圣灵剑所化作的火蟒依然埋伏在它的附近,就等着它出来。一出来连箭都尚未弹射成功,便被火蟒朝背后冲击身体,导致整个身体被那几十丈的火蟒彻底贯穿!

如今依然解决掉两个稍微棘手的家伙。

东亦辰目标异常明确,就是去打碎镜子,以免在幻化出来这种难缠的家伙,现如今自身的灵气快要维持不了“爆裂”状态,若是这个状态消失,自身的实力必然会落到万灵境四重去。眼见离那镜子没有多远,东亦辰却忽然停了下来,冷冷一笑,轻念道:“金乌·御光地牢阵!”

就在还没搞明白什么情况,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白色金光的地牢,触动这个地牢阵的前提下也得抓到人吧?你火焰之力的天蚕可就在身后数十丈开外,为何会将此阵法置于眼前十丈开外呢?

东亦辰缓缓摘下了用来蒙住自己眼睛的白色纱布,这么久过去,就在刚刚已经破除了天蚕魔瞳的抑制,随后又缓缓闭上了眼睛,嘴里只是嘀嘀咕咕在念叨着什么。“天一以生水,地六以成之;地二以生火,天七以成之;天三以生木,地八以成之;地四以生金,天九以成之;天五以生土,地十以成之”。口诀念叨完毕,双眼猛的睁开,即刻间千寻之瞳散发出一道白色金光带着一缕紫色光芒出去,那天蚕变出现在了光牢里。

忽然只是感觉背后剧烈震动,暗念道:“该死,又大意了!”转念一动,连忙转身将手中的血竹笛伸了出去,但还是晚了,一道漫天的火焰大刀迅猛的劈砍下来,为了能不让这家伙劈坏后面的牢笼,只能用身体硬抗。护罩尚未幻化出来,那刀不偏不倚的朝着自己肩膀砍了下来,呲!巨大的刀刃硬生生的将左肩劈出一条很深的血痕,若不是自己肉体强大,这一刀下去,估计肩膀得断!心念一动,圣灵剑继续掉头朝着红色天蚕的背后刺了过去。

就这样,剑从它的背后穿过,回到了自己手上,连忙持剑砍去,那陷在自己肩膀上面的刀顿时间便被砍碎。来不及歇口气,连忙转身准备调动浑身灵气加固牢笼的坚固,却没想到还是晚了,在准备加固力量的瞬间,牢笼破了!

一股强大的力量吞噬着自己,整个人惯性的往后倒去,连吐出一口鲜血。

真真正正的天蚕终于出现了,还是那个三尺左右的身高,那铜铃般大的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

东亦辰连忙捂着胸口爬了起来,顺便为自己的左肩止血,而君浩也依然在度化为了一枚白色的龙形戒指,力量有掉了些许。此刻内心只是哭笑不得:“喂,我的君哥哥,能不能靠点谱,这个关键时候就抵不住了?”

“关我屁事,是你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维持神魂金身!”君浩没好气地说道。

天蚕手中握着一面红色杆旗,转身挥了挥,身后的余下三面镜子立马凭空消失。东亦辰也是愕然,心想这个家伙莫不是打算单打独斗?若是如此可能还会有那么一点点胜算。天蚕缓缓靠近着,东亦辰不敢往后退,万一落入死局当中可就完了,手中的圣灵剑握得越发用力。

“你怎知道我在那里?你怎知道阵法口诀,你怎认得此阵?”天蚕问出了自己内心最想问的三个问题。

“小爷天赋异禀,此乃两仪万物灭生阵,至于如何认得此口诀,我早在你起初念叨的时候就已经记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万一我夺得阵棋……此阵法岂不是就可以为我所用?如何知道你在那里?自然是靠感觉,在加上小爷我过人的智慧!”东亦辰毫不谦虚的说道。

“我以记不清留守此处到底有多少个年头,若继续耗下去……我不敢确保一定赢。我二人可否立一个约定?”天蚕忽然说道。

“何约定?”

“我见你颇有头脑与实力,其身份恐怕也不简单,甚至从刚刚散发的雷电来看……你与神,定有什么关联!祖宗我就委屈委屈奉你为主,作为条件则是……自由!”天蚕故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见东亦辰漏出一抹嘚瑟的笑容,便赶紧慌乱的补充道:“祖宗我并不是怕你,咱们这是等价交换,互相利用!”

“答应它,此乃天蚕,至于它有何用,若能够活出去,我必定好好告知!它想必是这神墓主人所养的宠物,但其品性稍加顽劣,恐会利用与你,凡事留个心眼。”君浩说道。

东亦辰自然能够明白,这个家伙品性顽劣,待在这种永无天日的地方做一个看门狗,又如何受得了,自由的确是一种莫大的诱惑。“如何信你?”

“信不信由你!”天蚕插手,一副傲然的神情,说的话虽然是服软,但其神态却依然还是鼻孔朝天。

“给我个证明。”

“没有证明,咱们这是交易,信不信由你!你能知道这是何阵法,想必应该知道我是什么?!”

“呵!”东亦辰冷哼一声,自己怎么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只妖而已。

“噗!”君浩差点没呛死,身为神魂同体,自然清楚他在想什么,只不过是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自始至终都以为它是妖?白瞎了三只眼!

“额……”东亦辰内心只是尬然,但依然故作镇定,自己身为一个无赖自然清楚如何对付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只要比他更加无耻就行。“天蚕宝宝,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没有商量的余地咯?本小爷可不知道你是什么家伙,不过一只妖而已!有没有用我还不知道!”

“妖?!”天蚕那本大如铜铃的眼睛瞪得更大,一副看智障一样的看着东亦辰,“你自始至终竟然把我当做妖?本以为你知道我的身份,没想到你果然是个智障!”

“切,我可不跟你废话,地下爬虫而已,若无绝对的保证……大不了鱼死网破!”东亦辰缓缓伸出了圣灵剑。

天蚕也是气得牙痒痒,暗骂道,这小子的脑袋是浆糊吗?拥有能破除虚幻的魔瞳,竟然连妖与灵都分不清楚,更何况自己还不是普通的灵,将来若是稍加修炼以及机遇,必定能够成为神灵。

见它深思,二话不说便提着圣灵剑就准备砍过去。“等等!”天蚕忽然喊道。

“怎么?”东亦辰也停了下来。

“阵棋给你!”天蚕把阵棋扔了过去后,便又将自己的手割破,血滴落在这精神世界当中,“我们以血缔结契约,以为全部修为起誓,吾将愿誓死追随……”

“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东亦辰是也!”

天蚕也是无语,嘟囔着嘴继续说道:“东亦辰为主人,绝不有二心背叛之意,若违抗……必将遭受神魂聚散之苦,永世不得超生!”话音刚落,脚下便出现一个偌大的类似于六茫星象阵的东西,其中灵纹不同,这是一个缔结契约的法阵。只见阵法将二人团团围绕,东亦辰也紧随其后滴下精血,顿时便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入心头,很温和神秘的力量似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逐渐与灵魂融合。

这一刻很明确,它不是妖,而是灵!一种极其稀有的灵物,拥有成神的前途。此为日月精华凝聚而成的精华,精纯的灵气经历千年,靠着天时地利人和,形成了一块“灵石”,此灵石蕴含生命迹象,经历漫长的时间演变,逐渐褪去石质,化为兽形,又修炼几千年,化为人形。

所以这个家伙是天地所化作的“灵兽”,灵兽是一种极其稀有的物种,更何况别提是这种级别的,灵兽大多没有所为的等级,随着实力增进,外表会发生变化。

灵路一途,有只灵兽相伴也是不错的。

经历彼此之间的灵魂交流,东亦辰深深了解到了这个家伙其中玄妙,且不说堪比化形阶级大妖的实力,就论其智慧,也已经是不可多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