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为什么要叫谢俞小朋友 谢俞贺朝肉车镜子惩罚play长图

谢俞疼了吸了口冷气,冷汗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滑下,贺朝是真没留着力,太他/妈疼了。谢俞咬牙切齿的想到。 你他/妈快放开我谢俞依旧试图反抗,我有什么错? 这话应该问你自己才对...


谢俞疼了吸了口冷气,冷汗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滑下,贺朝是真没留着力,太他/妈疼了。谢俞咬牙切齿的想到。
“你他/妈快放开我”谢俞依旧试图反抗,“我有什么错?”
“这话应该问你自己才对,谢医生”贺朝暗暗磨牙,天知道他看到谢俞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样子有多心疼和害怕,同时也有一丝庆幸——幸亏那伙人没有拿工具
“一个人,你是想去送死吗?”
“犯不着你管…啊!”最后的那个字还未出口,谢俞就被更为重的一下砸的喊出了声,他羞耻的红了眼眶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贺朝皱了皱眉,暗暗想到自己是不是打的过狠了,但他打了…还不到二十下啊。贺朝忽略了他下手有多重。
小朋友就不能惯着——就得收拾收拾。
贺朝想着,手上继续落着皮带,淡蓝色的牛仔裤被抽出一道道白痕又恢复了原状。随着时间的过去,牛仔裤慢慢被肿起的臀肉撑大,控制不住的如受了伤的小兽一般的呜咽声不断从谢俞的嗓子里发出。
贺朝下不去手了,他扔了皮带把谢俞搂到怀里,轻轻地一下一下的从谢俞的后脑勺顺到腰际:“小朋友,抱歉”
谢俞把脸埋在贺朝的肩窝,身后被没有弹性的牛仔裤挤压的痛楚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刚刚发生的事,他想打贺朝,却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谢俞红着眼叫了声
“哥”
贺朝应了一声:“我在”
“抱歉”谢俞小声道。
“不怪你”贺朝轻轻亲亲谢俞耳垂,“该说抱歉的是我…是哥打重了”
“…没有下次”谢俞一只手抓着贺朝的衣领一边毫无气势地威胁道。
贺朝笑了:“成,但是谢医生能不能先让我给你把药上了”
谢俞答应了,顺便请了三天的假,三天后,贺朝被谢俞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了一顿。
朝俞,EN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