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兰舟被剃毛扩写为什么剃毛 沈兰舟把萧策安坐硬

萧驰野今日不怎么和颜悦色,所谓的浪荡佻达也收得干净,进来时压得两个人硬是没敢大喘气。他心里有事,落座后没有绕弯子。 雷惊蛰在东边被我放走,三日以后该到敦州境内。 孔岭...


萧驰野今日不怎么和颜悦色,所谓的浪荡佻达也收得干净,进来时压得两个人硬是没敢大喘气。他心里有事,落座后没有绕弯子。
 
“雷惊蛰在东边被我放走,三日以后该到敦州境内。”
 
孔岭昨夜清点土匪,没见着雷惊蛰就已经起了疑心,如今听了这话,倒打消了顾虑。他们与萧驰野已经熟悉了,也不再像前头那般拘谨,他轻咳了嗓,就道:“侯爷想必自有打算。”
 
周桂说:“雷惊蛰是有心计的人,侯爷放走了他,可是想收为己用?”
 
“此人过分精明,不是甘于听从差使的人。”萧驰野眼里没温度,他说,“我们此次剿匪,虽然把雷惊蛰的大部分人马都捉拿了回来,但是洛山还有他剩余的人。不仅如此,没有了一个雷惊蛰,还有其他雷惊蛰。在茨州没有自己的守备军以前,想要一劳永逸太难了。”
 
孔岭想到了沈泽川前几日的话,闻言颔首,说:“不错,正如同知所言,只要中博粮食紧缺,就仍然会有良民百姓沦为盗匪。光凭武力,无法根除。”
 
“雷惊蛰此次失去了左膀右臂,却能孤身从我手中逃脱,即便他巧舌如簧,也在土匪群中洗不干净嫌疑。”萧驰野说,“我还要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成为敦、端两州土匪群起而攻之的禁军‘眼线’。此人有本事,必然不会坐以待毙,如此一来,土匪内乱不休,也就无暇再打茨州的主意。”
 
孔岭听到此处,便说:“侯爷为茨州如此考虑,是要回离北了吗?”
 
萧驰野转了下茶盏,说:“时不待人,离北战事频繁,我不宜再在茨州久留。况且启东已经拖了两个月,戚竹音一到,想走就难了。我离开茨州以后,兰舟还会对茨州鼎力相助,先前我出兵时说过,茨州守备军相关我一概不会过问,但是两位如果还需要禁军,只要让兰舟知会我一声,我一日以内必定赶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