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庚扶着顾昀大肚子 杀破狼顾昀受伤在长庚怀里是哪一章长庚和顾昀结局

半晌方道,子熹,你知道什么是乌尔骨吗? 顾昀点头,知道。 长庚摇了摇头,乌尔骨是一种邪神,也是蛮人最古老的一种诅咒,当他们举族覆灭时,就会留下一对孩子,练成乌尔骨,...


 
半晌方道,“……子熹,你知道什么是乌尔骨吗?”
 
顾昀点头,“知道。”
 
长庚摇了摇头,“乌尔骨是一种邪神,也是蛮人最古老的一种诅咒,当他们举族覆灭时,就会留下一对孩子,练成乌尔骨,这样炼制的人有举世无双力量,必会带来腥风血雨,天大的仇人也能终结。”
 
顾昀深深望了他一眼,在他身侧坐了下来。
 
“胡格尔临死前对我说,‘我一生到头,心里都只有憎恶、暴虐、怀疑,必得暴虐嗜杀,所经之处无不腥风血雨,注定拉着所有人一起不得好死,没有人爱我,也没有人真心待我’。”长庚缓缓说道,仿佛将自己的内心一铲子刨到了底,把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挖了出来。
 
顾昀心头一凛,纵然陈轻絮已经将有关乌尔骨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但仍没有听长庚亲口道来这么惊心动魄,更何况是这样一句诛心的话……这天底下恐怕只有长庚自己记得了。
 
“从前竟是不知殿下是这样迂腐的人。”顾昀笑了一声。
 
长庚像是被他的笑声蛊惑了一般,不由的转头望去,一时被他身后那一轮朝阳晃了眼睛,而顾昀的目光灼灼如同璀璨星辰。
 
“我……”长庚一时语塞。
 
而下一瞬间,顾昀已将他按在了地上,不由分说地堵住了他的唇。
 
那人不给他丝毫的反应时间,长驱直入地撬开了他的唇齿,细细密密地撕咬起里面的每一分软肉。
 
这是两人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吻,没有浅尝辄止的试探,也没有达成什么最后的心愿一般的决绝。
 
长庚不受控制地沉沦在其中,有什么喷薄而出的东西,寻着他最脆弱的时候冲跨了那最后防线。
 
试图反客为主的长庚因体力不济而被禁锢在了原地。
 
直到两人都快窒息之时,顾昀才结束了这个激烈的吻,他胸口不停地起伏着,在长庚苍白的唇角、脸颊、鼻尖还有额头绵长地流连了一圈。
 
半晌后,他微微抬起了些身子,目光如有实质地凝着眼前的那人。
 
“殿下难道不知道……”顾昀低沉的嗓音近在咫尺地响起。
 
长庚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了胸口,他不禁地寻着他的话问道,“什么?”
 
“我顾昀生来就是打破一切诅咒的。”说罢,顾昀头一偏,一口咬在了长庚的脖子上。
 
长庚吃痛地抽了一口凉气。
 
“殿下,”不等长庚反应,顾昀的声音就在他的耳侧响起,“臣顾昀,心悦你。”
 
一瞬之间,长庚整个人都愣住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