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策舟怀孕生子文 兰舟和策安的第一次车道具怎么开始的

这场戏与其说是纠缠,更像是兰舟的一滴眼泪。 之前看到过一条评论指出,齐太傅事件之后沈兰舟才开始流得出眼泪,在那之前是没有的。 回顾发现确是如此,不得不佩服网友的细心。...


这场戏与其说是纠缠,更像是兰舟的一滴眼泪。
之前看到过一条评论指出,齐太傅事件之后沈兰舟才开始流得出眼泪,在那之前是没有的。
回顾发现确是如此,不得不佩服网友的细心。
那么兰舟的痛苦难免会用别的方式泄露,露出哪怕一点点真心。
 
大家可能不同意,但我认为沈兰舟动心是比萧策安早的。
我认为的进度轴如下:
秋猎楚王争夺战,萧二走了大脑走了肾上腺激素走了感恩之情甚至可以直接说是走了肾
处决纪雷的那一夜,兰舟动了心却不自知。
车的当晚两人失控之前,萧二才走了心。
证据就在第39章。也就是头一次车的当天。
第39章左右,澹台虎对着兰舟发难,语言刻薄侮辱,萧二借机敲打禁军。之后这段对话非常值得玩味。
在此郑重的夸一下广播剧《将进酒》剧组对原著的仔细研究。我用一段原文来做比对。
“这么凉。”萧驰野说道。(广播剧里改为“手这么凉 给你个汤婆子暖暖。”)
沈泽川抬指拨开萧驰野的手,靠着壁,抱着汤婆子。(广播剧里改为沈兰舟非常冷淡的一声“哦”)
萧驰野说:“看着不大高兴。”
沈泽川暖着手,说:“高兴。”他看向萧驰野,又笑着说,“二公子为我出了头,我高兴。”(广播剧配音姜sir此刻语气十分消沉)
“二公子谁也没为。”
(以下略过一部分)
“是了。”萧驰野玩似的笑,“这么盼着chuang上较量,我从了你。”
沈泽川说:“眼神这么凶的,我一概不要。”
网文向来都是一目十行的读,我沉浸在这欲说还休的对话里,当时是真的没有发现39章末尾的这句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