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燃喂楚晚宁情药1点O 墨燃给楚晚宁扩张猫弄情药水牢

阴阳两界的薄膜早已不如上古时期稳固, 小破小漏是常有的事,并不会引起修士们莫大的惊慌。 然而此时,一道血瞳横贯高空, 刹那间天地色变,飞沙走石。 竟是百年一遇的浩大天裂!...


阴阳两界的薄膜早已不如上古时期稳固, 小破小漏是常有的事,并不会引起修士们莫大的惊慌。
 
然而此时,一道血瞳横贯高空, 刹那间天地色变,飞沙走石。
 
竟是百年一遇的浩大天裂!
 
在场诸人, 除了墨燃, 谁都没有真正亲身经历过这样的无妄灾劫。因此无论是苍髯皓首的李无心, 还是百经沙场的薛正雍,是上修界的儒风门, 还是下修界的死生之巅, 粥粥上千人,俱是骇然无措, 不知该如何应对。
 
而墨燃更是如遭雷殛,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似乎从他前世扑来, 磨牙吮血, 杀人如麻——
 
就是这场天裂!
 
前世, 师昧就是死在这场天裂之中,他那时与楚晚宁共补结界,却因灵力不支,被蜂拥而出的万鬼反斥,自高天坠落……
 
可是那分明是三年后才该发生的事情!墨燃是那么清楚地记得那个雪夜,除夕方过, 空气中犹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 雪地上尚有细碎的爆竹残红。前一夜他才与大家一同守了岁, 饮了屠苏酒。
 
墨燃喝得微有醉意,抬起眼眸。
 
融融暖烛下,师妹的眼眸似泛着盈盈春水,无论从哪个角度瞧去,都是含情的。
 
死生之巅好热闹,觥筹交错,笑语欢声。
 
他那时候想,这样真是好极了,哪怕不去惊扰自己喜欢的人,就一辈子这样远远看着,陪着,也是好的。
 
华筵散去,众弟子相携归家。他与师妹一同打孟婆堂回去,满地霜雪流淌月华,他见师妹有些冷,于是脱了外袍,不由分说披在对方肩上。借着些许酒意,他小心翼翼地多看了他两眼。
 
美人如新雪,皎皎不可唾。
 
“阿燃。”
 
“嗯。”
 
“你今日喝得有些多啦。”
 
“哈哈,有吗?”墨燃笑,笑了没两下,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师妹微凉的双手温柔地捧了他的脸,于是滚烫的脸颊变得更热,墨燃睁大眼睛,那一瞬间有些颤栗。
 
师妹微笑着,对他说:“怎么没有,你看你,三杯热酒入喉,脸都红了。”
 
“是、是热的吧。”
 
墨燃笨拙地挠头,脸上却愈发烧得厉害。
 
那时他是多好满足,喜欢一个人,不用得到,不敢奢想。
 
那人只是摸了摸他的脸,他就觉得已是上天厚待,惶得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只愣愣的。
 
墨黑温润的眸,溢着惊喜与感激。
 
二人在寝居前别过,师妹披衣离去时,曾逆着那满地潋滟雪光,侧过脸朝他又笑一下。
 
“阿燃。”
 
他本来都欲走了,闻言像个陀螺似的,仓仓惶惶急急忙忙转过了身,唯恐错过什么。
 
“在,我在!”
 
“谢谢你的衣裳。”
 
“没什么!反正我热!”
 
“还有啊。”师妹目光愈发温柔起来,近乎可以让长冬过去的那种暖,“阿燃,其实我……”
 
砰的。
 
远处有烟花炸了一朵。
 
墨燃没听清他说什么,又或许其实师妹当时并没有再说下去。
 
待周遭寂静下来的时候,师妹已经推开了自己寝居的门扉。
 
墨燃急了,忙要喊住他:“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对方却难得捉弄,眨了眨眼:“好话只讲一遍。”
 
“师妹——”
 
但那勾魂摄魄的人,却依旧不遂墨燃心愿,只留了半张露在暖帘下的清丽容颜。
 
还有让墨燃一辈子都忘不掉的浅笑。
 
“不早了,我去睡了。明早醒来,我若还是想与你说。”
 
他顿了顿,柔软的睫毛含羞草般垂落。
 
“我就再告诉你……”
 
岂料,天裂与黎明接踵而至。
 
墨燃终究还是没有等到师昧的那句话,他一生中最柔软的旧梦,被染成了猩红色。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都犹记得师昧半卷暖帘后微笑的脸,那么好看,那么温柔,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甚至觉得那是无限深情的。
 
他在一次又一次痛苦的余生里,继续那悠长的梦。
 
梦里师妹对他说了喜欢,他笑着醒过来,很开心,甚至开心到忘了师妹死了,忘了往事匆匆不可回头。
 
他就那么开心地笑着,想着从今往后,要给心爱的人做一些什么吃的好,这般重要的事情,是好好值得苦恼一番的。
 
可是总是,笑着笑着,泪水就滚滚淌落。
 
他把脸埋到掌心里。
 
那一年除夕雪夜,散在风中的话,他终究是再也不得知了。
 
万里重云破,无间地狱开。
 
无数恶鬼邪煞自裂缝中奔涌而出,犹如千军万马掠地攻城。周遭的惨叫把墨燃猛然从回忆中惊起。
 
他几乎是疯了一般,在浑沌湍急、章法全失的人群中焦急地喊,凄惶地寻——
 
“师妹!!”
 
“师妹——!!师明净!!”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后的天裂会骤然提前。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还能不能保护好你。
 
但是我不能看你再受伤,不能看你再死去……
 
求求你活下去……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立刻强大到足以庇护你,是我太笨,没有把一切想的周全,你在哪里……
 
“阿燃……”
 
兵刃交叠中,忽有个模糊的声音,渺渺传来。
 
“师昧!!”
 
他看到他了,在薛蒙身边,正以水灵为屏,阻着扑杀而来的恶鬼亡魂。墨燃几乎是不管不顾地朝他奔了过去,嗓音哽咽,眼眶尽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