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晚师尊自己扩mono 燃晚师尊怀了谁的孩子八

楚晚宁死后,踏仙君把他的尸体清理的干干净净,为他穿上了一身素白的衣服,然后把他放在红莲水榭的莲花池里。 楚晚宁躺在莲花池里,如果忽略他已经停止的呼吸和惨白的肤色,看...


楚晚宁死后,踏仙君把他的尸体清理的干干净净,为他穿上了一身素白的衣服,然后把他放在红莲水榭的莲花池里。
      楚晚宁躺在莲花池里,如果忽略他已经停止的呼吸和惨白的肤色,看上去就像睡着了一样。
      踏仙君此后的每一天都会来红莲水榭,来到莲花池边,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静静的看着那好似睡着了的人儿,仿佛他就这样看着,里面的人就会睁开眼,坐起来,唤他的名字一样。
      终于,踏仙君好像看的不奈烦了,猛的从石头上站起来,面目狰狞地对着莲花池里已经死去的人大声吼道:“楚晚宁!你他妈睡了够久了吧!也该醒了吧!如果你再不醒,信不信本座马上就去攻打昆仑踏雪宫!杀了薛蒙!杀了你要保护的所有人!”
      最后,他像是吼累了,低下头,有气无力地说道:“晚宁,你醒醒。师尊,你理理我......理理我......好不好......”
      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冰冷的空气和那被风吹过飘飘扬扬掉落下来的海棠花瓣......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楚晚宁死后,踏仙君每天夜里睡觉的时候都会梦到小时候,自己坐在无悲寺山脚下的石头旁静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而他的恩公哥哥却救了自己的画面。
       要知道,他的恩公哥哥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束光,是除了师昧之外,自己生命中的唯一一束光。
       于是,他决定去无悲寺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点恩公哥哥的线索。
       第二天,踏仙君便起程去无悲寺了。
       踏仙君一路御剑飞行到了无悲寺山脚下,他没有带任何随从奴仆,独自一个人向着无悲寺走去,在上山的路上,他看到了小时候恩公哥哥救他的地方,他想:这么多年了,那个石头竟然还在。
       他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那块石头,眼里流露出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的温柔。
       他就这样呆呆的看了小半个时辰,才想起来此次来无悲寺的目的,心里还美滋滋地想着:等找到恩公哥哥,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他。1
      随后,便继续向山上无悲寺的方向走去。
      踏仙君一路上走走停停,用了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无悲寺门外。
      映入眼帘的是门上牌扁金灿灿的三个大字“无悲寺”和不远处的庙堂里耀眼的佛像。
      正巧旁边路过一个无悲寺的弟子,踏仙君马上就叫住了他,那小弟子心道:惨了!早知道就走快点了!怎么会被踏仙君叫住了呢!
       心里是一万个想逃跑,表面上却还是恭恭敬敬的向踏仙君行了一礼,颤颤巍巍地说道:“帝、帝君,是、是在叫、叫我吗?”
      踏仙君一脸冷漠地答道:“嗯,本座问你一件事情。”
      小弟子:“好、好,帝、帝君请、请说。”
      踏仙君:“无悲寺里有,没有出家,留有头发的弟子吗?”
       踏仙君说完,那小弟子便开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不久,那小弟子说道:“这、这,没、没有吧,应该。”
       踏仙君见等了这么一会,等到的却是这么一个回答,就危险的脒起了眼晴,阴森地道:“真的?”
       吓的那个小弟子一个激灵,急中生智,紧张地说道:“我、我想起来了!”
       踏仙君这才收起那令人胆寒的眼神,平静地道:“继续说下去。”
       那小弟子听见急忙说了下去:“是!是!怀、怀罪大师曾、曾经收过一名弟子,据说是、是怀罪大师在临安雪地里捡回来的。把、把他捡回来后,怀罪大、大师就一直非常疼、疼爱他,把他的安、安危看的比自己的还重要,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弟、弟子十五岁的时候跟怀罪大师大吵了一架,被、被大师逐出了师门,就再也没、没有回来过,他就没有出家,只是怀罪大师的徒、徒弟。”
       踏仙君若有所思道:“行了,本座知道了,你下去吧。”
       说完那小弟子便逃也似的跑走了。
       踏仙君低头想着:怀罪大师的那个徒弟十有八九就是恩公哥哥了,可是恩公哥哥为什么会被逐出师门呢?
       脑子本来就很笨且被种了八苦降智花长恨花的踏仙帝君想不出个所以然,就干脆放弃不想了,还自我安慰似地说道:“算了,算了,不想了,想这么多也没用,还是到怀罪大师和恩公哥哥的住处去看看有什么线索吧。”
       说着又拦了个无悲寺的弟子问了怀罪大师和恩公哥哥的住处,就快步朝着他们住处的方向走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