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温客行强吻周子舒第几章 把腰抬起来温客行x周子舒车

老温,等会咱们下山一趟吧。 温客行登时色变:干什么去?阿絮你要食言而肥吗?当初是谁答应要住一百天下来再走的?长明山多好的一块地呀,那什么大巫不也说什么解毒后会落下怕...


 
  “老温,等会咱们下山一趟吧。” 
  
  温客行登时色变:“干什么去?阿絮你要食言而肥吗?当初是谁答应要住一百天下来再走的?长明山多好的一块地呀,那什么大巫不也说什么解毒后会落下怕寒的毛病么?在冰天雪地里待上一待,也能耐个寒!”
  温客行越说越起劲,唾沫星子喷了其余二人一脸。
  
  周子舒哭笑不得:“我还没说要走呢,再说下趟山又不是不回来了。”
  
  温客行听罢有些尴尬,干脆一笑置之:“那阿絮你冒着被冻成冰雕的风险下山干嘛?”
  
  张成岭顿时无语,暗自忖道:“喂,温前辈,是谁刚刚说要多冻一冻师父的?”
  
  周子舒也有些鄙视温客行此等行径:“此时一套,彼时一套,虚伪。”
  
  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周子舒神色暗了暗:“方才我出去转悠看了看天,难得晴天,适合下山。我就想着,曹蔚宁和......顾姑娘墓前还没有一块像样的墓碑,一句话也没有,就想着补一补。”
  
  气氛有些凝滞,在座三人一顿饭下来谁也没再说什么,就连温客行也消停了。
  
  少顷,温客行才道:“那,走吧。”
  
  周子舒低低应了一声,又转头把出神许久的张成岭喊回了魂,“小鬼,走了。”
  
  一行人这才下了长明山。
  
  一路上果真如周子舒所言——晴空万里,没什么风雪。
  
  几日后,他们才落脚在昔日的洛阳的客栈。
  
  到达时已经是暮色快要四合了,万万没有大晚上去墓地的道理,一行人便休息一宿,隔日再去。
  
  这一晚,意料之中的安静,三人多多少少都心情沉重,毕竟过去的尘埃落定,那个“满腹诗书”张冠李戴的曹学士和给个棒槌就当真的顾姑娘回不来了。
  
  翌日,五更天。
  
  三人简单祭拜后,温客行不知从哪里变出两块上好的石料来,乍一看,黑的发亮!
  
  周子舒疑惑:“老温,哪来的?”
  
  温客行:“老天爷赏赐的。”
  
  周子舒:“......说人话。”
  
  温客行:“......半路捡的。”
  
  温客行掏出一支笔,笔尖却在离黑石一寸处停了下来,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写什么?”
  
  一片诡异的沉默。好么,连周子舒这个头头也没想!
  
  周子舒干咳一声,张张嘴发现脑子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开口,可不说也不是。
  
  不过老天垂怜,张成岭的脑子也有灵光一现的时候,嗫嚅着开口:“师......师父......”
  
  周子舒立刻发作:“小鬼,有话说有屁放,畏畏缩缩的怎沫还跟当年一样?”
  
  张成岭出于对师父的天生畏惧,噤声了。
  
  温客行笑着说:“成岭,别理那个刀子嘴豆腐心,来来,说说你刚才想说的?高见?”
  
  张成岭如蒙大赦,继续道:“也不是什么高见,就是想起顾姑娘当初的一句调侃诗来,觉着挺好。”
  
  温客行一时想不起来,奇道:“阿湘那傻丫头我一手带大,肚子里的墨水抹嘴都够呛,她什么......”
  
  说到半截卡了壳,嘴角上扬还不自知,眉眼微弯的线条似乎将他同一件往事连在一起。
  
  周子舒听得云里雾里,张成岭说半句留半句,可恨;温客行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可恶!左顾右盼许久,只等到温客行满含笑意的目光。
  
  都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于是,双眸相对,一切都明白了。
  
  周子舒脑子“轰——”一声炸开,他可算是想起来了,那时候七爷等人全在!
  
  下一秒,他哑然失笑——
  
  相思一夜知多少,春眠睡死不觉晓。
  
  三个人心照不宣,温客行在其余二人的注视下熟稔地动作起来。
  
  他不是专业的刻工,草草书写一遍,就一手拿锤,一手操刀,左右配合起来。
  
  前一句赠给了起初只会念念不忘的傻小子,后一句则必属于天塌当被盖的懒姑娘。
  
  逝者已矣,生者犹在。
  
  墓碑立起,一个是相思成疾,一个是药石无医。
  
  殊途同归,生前正邪不两立,身后安眠长相依。
  
  霞蔚云蒸,楚云湘雨。
  
  如今,两人的长眠之地终于是没有什么缺憾了。
  
  几日后,三人回了长明山。
  
  周子舒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找茬生涯——打架斗殴、“吸烟有害健康”以及视心情而定的吹毛求疵。
  
  最近几天,周子舒晚上居然是一宿安眠,后半夜也昏睡不醒,连温客行是否骚扰过自己都一概不知,他没怎么在意,权当老天终于舍得让他夙能兴,夜能寐,良心发现。
  
  直到这一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