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实体番外肉无删减 温客行x周子舒长番外圆房灼肉下

天涯客实体番外肉无删减是怎样报,这部小说太火了,以致于小说实体番外怎样的,也能引发热门搜索,有着高热度,大家最想看到的无疑是温客行x周子舒长番外圆房灼肉下的剧情,在...


天涯客实体番外肉无删减是怎样报,这部小说太火了,以致于小说实体番外怎样的,也能引发热门搜索,有着高热度,大家最想看到的无疑是温客行x周子舒长番外圆房灼肉下的剧情,在天涯客实体番外里会出现大家最想看到的东西吗?

《天涯客》是作者priest所著武侠风的耽美文,此文的主角是周子舒和温客行,天涯客番外篇挚爱知己作者写的是关于七爷和周子舒,温客行的番外,在实体书番外中,详细续写小说前因后果以及周子舒和温客行归隐之后的生活。

长明山上终年积雪,放眼望去,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茫茫的,云雾在脚下,周围是几个小茅屋,一个小院,如世外仙人住的地方一般。
 
七爷在煮酒。
 
一股醇厚的香味透过窗幽幽的飘出老远,正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人好像就算是沦落到深山老林里,也能把日子过得风雅舒服。
 
大巫手执一本书卷,坐在他身边,偶有疑惑,便抬头问上两句,七爷垂着眼,盯着那小小的火炉,每每被问及,竟是连想都不用想,便信手拈来——他当年若不是生在王府,就凭这满腹诗书,也足够考个功名了。
 
大巫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边去握他的手,低声问道:“冷不冷?”
 
七爷手拢着火炉,闻言摇摇头,望向窗外,忽然笑道:“你瞧这地方,称得上一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住上些日子,我便都不知今夕何夕了。”
 
大巫心中一动,问道:“你喜欢这里么?”
 
七爷斜了他一眼,笑道:“我若说喜欢,你难不成还要陪我住下来不成?”
 
大巫思量了一会,正色道:“眼下路塔还年幼——但是你若是真的喜欢这里,我便回去好好教导他,再过个两三年,就把南疆交给他,再陪你回来住,你说好不好?”
 
七爷愣了一下,忽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轻轻地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嘀咕道:“你真是给个棒槌就当真哪,谁要住这鬼地方,天寒地冻的,还是南疆热闹。”
 
他一低头,笑道:“可以喝了。”便伸手将酒杯拿出来,细心地斟上了两杯,递给大巫一杯,自己端起一杯,凑到鼻下,深吸一口气,眯起眼睛,说道:“所谓一冷遮百丑,唯有煮后依然醇香者,方为上品,有道是‘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人世间百般愁肠,唯有此物可解,乃是……”
 
他的话音陡然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打断,七爷叹了口气,以诗下酒的雅兴顿时被一扫而空,闷闷地自己饮了一口,小声骂道:“这对跳蚤,一天到晚没个消停,我瞧周子舒也没事了,过两日咱们还是告辞吧。耳根都不得清净。”
 
张成岭练功,通常是闹不成这么大动静的,一般这种大有要拆房子的折腾,都是他那两个师父在过招。
 
大巫说只要能醒过来,便是最凶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周子舒不愧是久经摔打的,醒过来是娇弱了两三天,可还没有十天半月,便已经能爬起来了,又过了几日,他精神好了一些,能跑会跳了,便开始不消停了。
 
两人也不知道整天是谁招惹谁,反正用七爷的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从早闹腾到晚,便是老老实实地坐下吃顿饭,也能从一开始的拌嘴耍贫上升到两双筷子互掐,七爷一开始瞧着有趣,后来烦了,再不肯和这两只马猴一桌吃饭,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七爷颇为纳闷地感慨道:“子舒以前那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就……唉,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大巫露出一点笑意,说道:“其实也好,重塑经脉经过剧痛,再要梳理开,也困难得很,这里又是极寒之地,一般人能恢复到自由行动已经不易,周庄主也不单是在活动,他这是强行把经脉拉开,虽说这时候痛苦一点,将来是有好处的。”
 
温客行一掌折过周子舒肩膀,像是想将他整个人困在怀里,周子舒借力整个人从他的一条胳膊上翻了过去,人还未落地,一脚撩上温客行的下巴,迫得他后退一步,随后弹指如风,出手暗算,温客行不小心中招,膝盖软了一下,险些单膝跪下来,却在跌倒的瞬间往旁边一滚,一把捞过周子舒的小腿,两人便滚做了一团。
 
反正地上除了冰就是雪,七爷大巫和张成岭都躲他们俩远远的,也干净,不嫌脏,滚了几圈,温客行便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将周子舒压在下面,双手撑在他头两侧,问道:“这回你服不服?”
 
周子舒重伤初愈,到底不如他体力好,微有些气喘,说道:“……你这招太贱了。”
 
温客行贴近他,压低了声音笑道:“明明是你先暗算我的。”
 
周子舒忽然道:“哎,老温。”
 
温客行“嗯”了一声,在他脖子上舔了一下,问道:“什么?”
 
“我说……”
 
周子舒好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几个字,温客行没听清楚,有些疑惑,问道:“嗯?”
 
他这一闪神,胸口上便挨了一肘子,温客行闷哼一声,瞬间被掀下去,天旋地转了一圈,双手被周子舒背到身后,压制到地上,周子舒学着他刚才的流氓样子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轻笑道:“怎么样,这回你服不服?”
 
温客行费力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阿絮,你难不成是要绑着我么?”
 
周子舒挑挑眉,笑道:“好主意。”

相关文章